文化园地

家乡那片竹林
发布时间:2018/5/29 21:22:33  浏览次数:

    不管走到哪里,只要看见竹子总觉得很亲切,总想去摸摸在竹林里走走,竹径通幽处,人在画中游这种感觉一直萦绕在心间,这么多年过去了,有增无减,也许这和故乡的那片竹林有着莫大的关系!现在天天看着院内的竹子,对家乡的竹子更是怀念。

    家乡的竹林带给我童年的很多欢欣和喜悦。它生长在一条窄长的沟壑内,中间被一条连村桥南北分开,竹林里贯穿着一条小溪,小溪流入竹林旁的池塘再从出口回归竹林,那池塘就是全村人饮用水源;池塘里有很多的野生小鱼,我和小伙伴常常拿着妈妈纳鞋底的绳子绑着罐头瓶,瓶子里面放一些闷湿的馍馍花,轻轻放入池塘内过一会猛的提起来就有鱼儿在里面,把鱼儿拿回家放在瓶子里养起来,每天看着小鱼在瓶子中游来游去,这可能是童年记忆中最大的乐趣吧。

    竹林里,老竹新竹相间,翠绿茂密。远远望过去,犹如一块巨大的绿翡翠,一根根竹子直立挺拔,直指云天,又像一个身着橄榄绿的士兵,日夜守护着家园,微风拂起,一片片修长的绿叶儿像一叶叶扁舟,在风中摇晃。它就是村庄的绿洲和屏障,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。每当东边泛白时,竹林里就热闹起来,各种鸟叫声好像在开一场演唱会,又像是大家彼此提醒该起床觅食了,起床的鸟儿飞走了,所以不一会竹林就安静了,但还是有一些懒鸟赖着不起床,躲在竹林里睡大觉,上学的我们路过总喜欢捡块石头扔进竹林里,顿时就惊起一片鸟鸣。下午放学经过竹林,远远的就看见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鸟儿飞过,在竹林上空盘旋,不一会夕阳西下,他们就钻进竹林里安静下来,捣蛋的我们捡起石头,比赛着看谁扔的远,惊得林中的鸟儿尖叫声此起彼伏,不管是谁输谁赢,个个都一副满足、兴奋的样子。我们玩累了我和伙伴们才带着一副意犹未尽的心情各自归去,只留这些鸟儿和竹林相伴,可怜的鸟儿这时才能好好休息。

    春天到了,竹笋从地里探出了头,在春雨中,它们拼命地往上长,新笋嫩竹为竹林增添了许多生机。我们总是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这些竹笋,不忍折断他们,所以从小一次竹笋也没有尝过。不几日,它们就直冲云霄,外面毛茸茸的笋衣就渐渐脱落,露出碧绿的躯干,那躯干慢慢变得结实、坚硬起来,一朵一朵的枝丫也舒展开来,每当徘徊在这春色迷人的竹林里,看着它们日益的粗壮高大,内心也滋生出无限的渴望,渴望自己能够快快的长大。漫步在竹林中,摘一片竹叶作成竹哨,含在嘴边轻轻吹响,幽幽的竹林里,鸟儿立刻安静了很多,仿佛迷恋这一片竹叶所奏的天籁之音,也有胆大的时不时还与我们对唱。

    端午快到了村里经常有卖粽子的生意人,那些粽子都是用竹笋脱落的竹叶包成的,一听到叫卖声我们就钻进竹林捡一些竹叶来换粽子吃,一般卖粽子的人不会给我们的粽子上撒白糖,我们就央求卖粽子的人多捡几片竹叶子给我们撒些白糖,撒上白糖咬一口诺诺的甜甜的,这就成了童年最美味的记忆。

    夏天的的闷热着实让人难受,清晨去竹林散步,抬头望茂密的竹叶,遮天蔽日。竹林就象一个大空调房,外面闷热大汗淋漓,走进竹林就渐感清凉遐逸。清晨一层白色的薄雾缠绕着整个竹林,像少女的飘纱覆盖着。一阵风吹过,竹枝摇摆,竹叶晃动象是整个竹林都跟随欢快的音乐翩翩起舞。我喜欢竹林的安静,这里面与外面判若两个世界,喜欢一个人待着,哪怕什么也不做。这时闭目凝神,就能听到沙沙的竹语呢喃着,我以为是情人间甜蜜的告白。

    我们时常三五成群带上弹弓,捡拾一口袋小石块就进入竹林,在竹林中蹑手蹑脚的走着,看到鸟儿瞄上半天一颗弹子飞出却被竹叶改变了弹道,同时也惊飞了竹子上的鸟儿。踩着竹叶落下来一层叠一层铺出的松软地面,仿佛是毯子一般,经常有小蛇从下面钻出来,吓得我们撒开脚丫子就往外跑。

    秋风瑟瑟,当竹林外遍地铺满黄金甲,枝丫空空在寒风中舞动时,竹林却依然苍翠挺拔绿意盎然。正如岑参的《范公丛竹歌》“群莫爱南山松树枝,竹色四时也不移。寒天草木黄落尽,犹自青青君始知”。每当我站在沟坎上远观那片竹林,面对满目苍翠的绿,一种无限感慨便会油然而生,视线随着风儿吹动竹林摇摆,每一频都能凝聚成摇曳生姿、绿意迸发的风景。

    冬天阳光明媚时鸟儿们也会飞到竹枝头息栖觅食晒太阳,这时的竹叶虽被风吹落部分,但仍然青翠不变。我们经常偷偷地从家里拿一截钢锯,跑到竹林深处选一颗比较粗的竹子锯断枝头,拉去换糖葫芦,一根竹竿能换好几个糖葫芦呢!大雪过后的竹林也别有一番风景,竹叶在雪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青翠,厚厚的雪压在青翠的竹枝上,有的压弯了枝头,有的压倒了嫩枝,更多的竹,挺拨向上,笑对风雪。我和小伙伴们一早起来就开始打雪仗,当跑到竹林边时,大家都不打了,开始用雪球砸竹子,当一个雪球飞过去,本来被大雪压弯的竹子立刻抖落身上的积雪猛地站起来,那些白皑皑的积雪被竹子弹得在空中洋洋洒洒,每当有人打中时都会引起一片欢呼,这欢呼声在清晨寂静的村庄显得格外清晰;记得陈毅元帅写过一首《青松》“大雪压青松,轻松挺且直。要知松高洁,待到雪化时。”我觉得拿来形容竹子也是非常合适的。大一些的时候看到郑板桥笔下的竹,细细的叶,疏疏的节。雪压不倒,风吹不折的竹精神更是让我对竹喜爱有加。

    后来北边沟壑因为一边是开金矿搞氰化倾倒的废渣,一边是人们日常的生活垃圾,导致了那一片竹林消失了,只留下拱桥南边的竹林,现在人们的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不断的侵蚀压缩他们的生长空间,要不是后来的承包制恐怕再回家乡也难觅竹林身影。

    童年时光不再,那片竹林依旧,却没有了往日的那种童年气息,竹林下荆棘丛生,已找不到孩童嬉戏、打闹的踪影,竹林中的溪流也干涸了。夜幕降临,村落早已变得十分宁静,故乡的这片竹林又平添了几分苍凉,但我心中的那份童年绵长的美好记忆终不泯灭。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[上一篇]:槐花开了
[下一篇]:金色之旅
版权所有:陕西煤业化工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陕ICP备11014369号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锦业一路2号陕煤综合大楼 邮编:710075 
电子邮箱:310371241@qq.com 技术支持:硅峰网络
友情链接:万利彩票  98彩票平台  永利彩票注册  快赢彩票  大发彩票注册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